淡江媒體報導

【今週刊】 逆戰 穩懋暨聯茂董事長 陳進財

刊登時間 2019/12/25 撰寫 報導來源連結

穩懋暨聯茂董事長陳進財,是二○一九年5G商機發酵最大的驚奇之一,

十六年來,他讓一家搖搖欲墜的企業,如今變身成無線通訊科技的翹楚。

一位科技門外漢,拯救了穩懋、廣鎵與宣德三家電子公司,

他的故事,不僅是一部台灣5G業新江山的開拓史,

還是一位平凡上班族,如何在職場闖蕩、披荊斬棘的成功啟示錄。

穩懋半導體董事長陳進財愛寫書法;這天,備妥筆墨紙硯,我們請他現場揮毫。幾個字眼在他腦中來回琢磨,最後他選定這兩個字,為自己的人生與事業拚搏過程寫下注解:逆戰。

平日喜歡寫書法,陳進財認為這是安定心神、沉澱自己的好方法。

「就這兩個字吧!我好像是這樣,一直都在不被看好的環境裡面奮戰。」他笑笑地說著,眼睛幾乎瞇成一線,然而筆下的字,卻是蒼勁深刻。

要具備怎樣的洞見,才能看到一個「慘業」具有光明的未來?要擁有怎樣的經營能耐,才能使一家虧損連年的企業,轉變成獲利金牛?要做什麼準備,一個平凡上班族,才能掌握到千載難逢的翻身機會?

陳進財五十幾年的職場與創業生涯,正是探尋這些問題的最佳寫照。一個普通職員,與老闆非親非故,竟成為食品大廠南僑集團的總裁!一個在傳統產業打滾數十年的科技門外漢,不僅拯救三家電子公司,還開創台灣5G通訊產業新江山。一個出生於新北瑞芳雞鴨鵝家禽小批發商之家,因父親替人作保背負債務而家道中落的窮小子,如今成為穩懋、上銀、聯茂等高科技公司重要股東,闖出上百億身價。

穩懋二○一九年以來股價大漲一四六%,是5G的指標企業之一。公司所生產的砷化鎵晶片,主要應用在手機、無線網路路由器(Wi-Fi)、基地台、衛星、車用雷達系統等需要無線傳輸的產品上。物聯網時代的啟動,預期將再次引爆砷化鎵晶片的需求。穩懋生產出來的砷化鎵全球市占率六%,但單以砷化鎵的代工市場而言,市占率則高達七一%,可謂是「砷化鎵代工產業中的台積電」。

陳進財也擔任銅箔基板廠聯茂的董事長。穩懋是持有聯茂七.七%股權的第二大股東,一九年七月,聯茂前董座蔡茂禎因健康因素請辭,陳進財被董事會推派成為董座。聯茂原本在5G基地台印刷電路板有頗強實力,一九年股價大漲一五五%,市值來到三八二億元。穩懋與聯茂市值加總,則達一千六百億元。

哪些台灣半導體公司能在5G時代領風騷?許多分析師不約而同地把票投給穩懋。瑞信證券分析師蘇厚合認為,二○年5G手機滲透率大幅上升,射頻元件是最明顯的受惠零組件,代工廠穩懋獲利看俏。Rosenblatt證券認為5G半導體需求二○年正式放量,台積電與穩懋是最大受惠者。美林證券則認為,5G手機需求引爆,台灣半導體產業中,台積電、聯發科與穩懋這三家受益最深。

高科技非典案例 卻最值得平凡人效法

台灣半導體產業頭角崢嶸的大老闆,多數具有相似的發展軌跡:畢業於「台清交成」的理工科系,赴美國名校繼續深造攻讀碩博士;接著,在美國一流高科技企業歷練過幾年時光,然後被延攬回台灣,委以高階經理人職位,或自行創業。

陳進財無疑是其中的異數。

他出生於市井之家,父親原本是在瑞芳煤礦坑推煤車,後來做起家禽批發與零售的生意。他在廟裡用功苦讀,基隆中學畢業後,考上淡江大學會統系。

畢業後,會計師考試落榜,他先在大學裡當助教,後應徵到安侯建業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當查帳員。一九七一年,南僑準備上市,他正好是主辦查帳員,被當時的總經理,也就是現在的南僑董事長陳飛龍延攬至公司上班,從會計部「一級專員」做起。

陳進財身上,可說完全不具備成為成功高科技人的條件。如今的他,卻身兼兩家5G產業指標企業——穩懋與聯茂董事長;也擔任工業四.○的翹首企業上銀科技的副董事長;還是IC載板大廠景碩與陶瓷電路板暨IC封裝測試廠同欣電子的獨立董事。目前他仍擔任南僑的副董事長。

運氣,很難成為陳進財從傳產跨足到高科技獲得巨大成功的解釋。相反地,與其說他運氣好,不如說他每次遭逢看似厄運際遇,總是想盡辦法轉變成人生破框的機會,並正面思考,盡其所能扭轉局面。幾番闖蕩突圍,的確像他在宣紙上揮灑的那兩個字。

二○○三年接手穩懋,就是一個把厄運扭轉成好運的最佳寫照。

重整穩懋之路 把厄運轉成好運

十六年前,砷化鎵半導體可說是「慘業」。這個市場儘管前景看俏,但既有老廠如Skyworks、安華高(Avago)與TriQuint(Qorvo前身)的寡占地位難以打破,加上新進者眾,導致砷化鎵成殺戮戰場。

陳進財回憶:「那時候,國外大廠市占率已達九七%;在台灣,包括穩懋在內,至少也有五、六家在做砷化鎵。」一九九九年成立的穩懋,「從二○○○年起,每年虧十億元跑不掉吧!」○三年,當時的二十三.五億元資本額幾乎快燒光,穩懋處境岌岌可危。

陳進財並不是穩懋的創辦人,創辦人是陳在扶輪社的好友謝式川。早年在紡織業累積一定財富的謝式川,企圖將家族事業轉型,一九八五年就曾投資漢磊科技,並擔任公司董事長;九○年代末,謝透過美國友人,找到一群技術實力底子堅強的砷化鎵半導體研發團隊,延攬至台灣成立穩懋,陳進財當時也應老友之邀成為創始股東之一,持股五一○張,並且擔任董事。

豈料,高科技燒錢的速度遠比謝式川預料地快,在穩懋成立第四個年頭,「我就被推入火坑啦!」陳進財半開玩笑地說。玩笑歸玩笑,當時,他可說是用一種不給自己多留餘地的果敢姿態,全心投入穩懋經營。

原本僅持有穩懋○.六%股權、擔任董事的陳進財,不僅賣掉手中大部分的上銀持股,轉而參與穩懋增資,更說服當時英業達董事長葉國一出資,成為穩懋最大股東。押上資金與人脈的陳進財,自此親上火線成為董事長,謝式川則退居第二線擔任董事。

然而,○三年穩懋改朝換代後,雖然財務上的燃眉之急暫時緩解,但大環境的困局終究還在,要活,就要冷靜找到突圍的路。這條路,陳進財從困境的源頭著手。

堅持技術自主 苦熬沒有營收的日子

「當時的砷化鎵半導體設計公司,幾乎每家都有自己的生產線……,他們本身產能的利用率都不到一半,穩懋憑什麼讓這些公司放出代工訂單?」陳進財從這個問題出發:「答案是技術要比客戶好、成本要比客戶便宜。」於是,出路的起點找到了,「第一,技術一定要先到位!」

但「技術到位」終究像句口號,接下來,各種策略與路線的定奪,更是考驗著陳進財的洞見與膽識。「我做了兩個大膽的決定:技術要完全自主、砷化鎵所有相關技術也要完全掌握。」話說得果斷,但相比於能快速獲利的「找國外大廠技術授權」路線,這兩個決定,都是最耗資金也最耗時間的艱難路線。

「所以我很感謝葉董(葉國一)的力挺。」但除此之外,在「技術優先」的決策下,陳進財著手進行生產線縮編,「廠房基本上只用來研發!」把原本近五百人的編制,一口氣縮編至不到一百人。「那幾年,我們幾乎沒有營收。」穩懋副董事長王郁琦回憶,○四年至○六年這三年期間,穩懋平均每年仍以虧損十億元的速度在失血。

一份藍圖 啟動全面追趕砷化鎵趨勢

那是一段技術打底的日子,難熬,「但我就是每天告訴自己,總有一天會成功。」這份信心來自三方面:第一,「我很感謝當年公司瀕臨破產時,仍然不離不棄的那群年輕工程師……,他們很有理想性。」

第二,「我從台積電身上學到很多,基本上我們就在複製矽晶圓代工模式的路,我非常關注台積電的成功策略……,我不認識張忠謀、張忠謀也不認識我,但我會說自己是張董的『私淑弟子』。」

至於第三個信心來源,則是一份藍圖。原來,在接手穩懋經營後,陳進財就透過美國總經理的幫忙,從客戶端召集一群專家作為顧問團,「他們描繪了未來十年砷化鎵產業的發展趨勢。」順著這個趨勢,穩懋的研發團隊開始鎖定必須提早掌握的技術,精準而快速地全面追趕。

「技術團隊很爭氣,三五族半導體的製程,不管是HBT、還是pHEMT,我們都按照進度開發出來了,甚至還開發出結合這兩個製程的『BiHEMT』,可以把功率半導體做成類似系統單晶片的概念。接著,運用在3D感測元件的VCSEL製程,也開發出來了,可以廣泛應用在5G產品的氮化鎵製程,也早就在○六年ready了!」即使非技術出身,但陳進財對研發團隊的成績如數家珍。

三五族半導體:以化學週期表內三價(錋、鋁、鎵、銦、鉈)與五價(氮、磷、砷、銻、鉍)元素所組成的化合物半導體,砷化鎵半導體就是這個排列組合中的一種。

○六年,對陳進財與穩懋來說,是重要轉折的一年。「那年十月,我們第一次單月損益兩平。」契機來自於後來和博通合併的晶片大廠安華高。陳進財回憶,穩懋技術打底兩年後,被當時準備切入3G通訊晶片的安華高相中,「○五年,安華高的技術長來訪,希望與我們共同開發3G射頻晶片。」

雙方一拍即合,「隨著安華高成功打入蘋果供應鏈,蘋果的第一支3G手機就有我們的零組件了。」自此,穩懋也打進了國際一線客戶的市場。一七年,與穩懋長期合作的博通,以每股二七七元高價參與穩懋私募,「我們確保給對方的產能供給,也要求對方不能進入董事會,以免影響其他客戶觀感。」雙方合作深化,也為穩懋未來持續掌握技術、趨勢奠定更深基礎。

回顧整個歷程,陳進財彷彿又回到了「逆戰」的主軸;「砷化鎵曾經歷一段很慘淡的歲月,二○○○年至○六年,全球砷化鎵產量增加了十倍以上,但產值卻原地踏步完全沒有增長,當時幾乎沒有砷化鎵公司是賺錢的!」但在這段過程中,「我們很幸運沒有衝營收,而是拚技術。」現在看來,這樣的底蘊養成,也讓穩懋極有可能站上5G時代的浪尖。

在壞時機抓機會 幫水晶肥皂回春

懂得在最壞的時機抓住機會,是陳進財成功改造穩懋的關鍵心法,這也是他在職場上平步青雲,從普通職員做到總裁所秉持的一貫哲學,而且即使位居高位,依然奉行不悖。

南僑所推出的水晶肥皂曾經是熱賣的人氣商品,後來洗衣機普及,洗衣粉躍居主流,塊狀的南僑水晶肥皂因為習慣被用來手洗衣物,銷售每況愈下。看到這種情況,即使當時已經貴為總經理的陳進財,自告奮勇請纓改造水晶肥皂部門。陳飛龍問他有什麼逆轉銷售頹勢的好法子?他說:「還沒有想法,但我很想去試試!」

陳進財親手研發二代水晶肥皂,並設計試產設備。「研發那段時間,我太太最高興了,因為家裡衣服大多我在洗,是我的實驗品。」「我必須觀察研發中的二代水晶肥皂的泡沫與洗淨程度。」同時,在行銷上,則主打天然、環保特質。

「水晶肥皂是椰子油與牛油經過熬煮後製成,是天然的東西,相較石化合成的洗衣粉,對環境友善也對人體健康較好,我們團隊一直主打這點,終於使水晶肥皂銷售大有起色。」陳進財說。

在把南僑水晶肥皂銷售振衰起敝之前,八九年,他還參與南僑泰國公司的成立,發展出南僑第一個速食麵事業。九六年,南僑與頂新集團合作在中國發展油脂事業,成為集團如今的金雞母之一,陳進財也在其中扮演要角。

憑著戰功,使他能從一級專員,歷經主任、採購處處長、協理、總經理,一直做到集團總裁之職。陳飛龍視他為得力的左右手,陳進財則認為陳飛龍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貴人。

陳進財說,在職場上,他奉行的不是三國時代大軍師司馬懿的「不說、不爭與隱忍」,而是主動、積極與堅定的意志力。

科技門外漢 救活三家電子公司

除了穩懋外,○四年,博達集團爆發掏空危機,旗下的LED廠廣鎵也身陷風暴,時任廣鎵總經理張文銘曾經是陳進財在南僑化工實驗室的後輩,他央請陳進財救援廣鎵。

○五年,陳進財找了葉國一注資廣鎵之餘,為了調整廣鎵的財務體質,陳進財說服當時在國巨任職的楊桂華出任廣鎵總經理,楊桂華則再從外部延攬一位具光電技術背景人士,委以總經理大位,為廣鎵進行良率與技術的升級與新產品線的開拓。

「只要提出的策略被他認可、規畫好發展藍圖,按照講好進度走,陳董對短期績效不會給太大壓力的,他重視的是長期性競爭力的提升。」楊桂華指出。

在陳進財引進新資金挹注下,廣鎵新團隊全速擴充產能,搭上了○六年持續至一○年的LED榮景。陳進財新團隊入主廣鎵八年期間,於一○年營運高峰時,營收較○五年成長逾八倍,至四十七億元,EPS則從○五年的○.四三元成長至二.○二元。然全球LED產線自一一年陷入供過於求不景氣,廣鎵陷入虧損。一二年,晶電以換股併購廣鎵,陳進財重整八年期間,市值成長二十倍。

○九年,陳進財也受扶輪社好友、連接器廠宣德總經理江長霖之邀,透過穩懋認購宣德私募股,成第一大股東。陳進財汰除宣德虧損的產品線,集中資源發展高頻高速連接器。直至一二年穩懋賣出私募股,退出經營,宣德雖仍未擺脫虧損,但至少財務體質獲得改善,技術實力提升不少,為一二年陸廠立訊接手宣德,奠定了基礎。

陳進財憶起小時候,從事家禽批發的父親,喜歡交朋友,家裡總是要煮一大桶飯,招待來來往往的客人。「充當餐桌用的神明桌下,總是擺滿了空酒瓶,爸爸非常好客,迄今仍讓我印象深刻。」「可惜,父親後來幫友人作保,反背了一屁股債,變得抑鬱,因為我家前面就是鐵路,媽媽特別交代我,要看好爸爸,免得他想不開。」

因為父親的教訓,陳進財雖避免幫朋友作保,但當朋友有財務上的困難時,他也盡其所能疏財仗義。

上銀董事長卓永財是他淡江會統系的學長,「為了資助卓永財創業,我請頂新魏家以我原本認購的價格,把康師傅股票買回去,入股了上銀。」「後來頂新康師傅一九九六年在香港上市一路大漲,如果沒賣的話,大概有十幾億元吧。」他雲淡風清地說道。

上銀雖然後來表現很爭氣,○九年上市後一年就漲到近四百元,可惜的是,老早在上銀上市幾年前,即○三年,陳進財為了金援穩懋,參與其增資,賣掉大部分手中上銀持股,導致他又錯失了一大筆財富。陳進財原本是上銀第二大股東,持股約一成,如果全數持股至今,約值八十七億元。

百億身價老闆 仍上百元快剪店理髮

陳進財20年來出手拯救過三家企業,衝勁十足的他,也潛心學佛20幾年。

錯失巨額財富他不足惜,迄今讓他懊悔的是錯失了健康。年輕時因為常頭痛,他以為是工作壓力大造成,長年服用頭痛藥,直到近五十歲時,有一日他去探望就讀中國醫藥大學的兒子,頭痛發作,兒子帶他去老師的診所看,一量血壓竟達一百九十幾,才發現長年的頭痛是高血壓作祟。

儘管終於找到病因,但長年服頭痛藥已讓陳進財的腎功能受損,腎絲球過濾率指數最低僅四十,遠低於合格標準的六十以上,經過調養,目前也僅回升至五十左右。

可能是天公疼好人吧,這三年隨著砷化鎵元件需求大爆發,穩懋股價翻了好幾番,目前市值約一千兩百億元, 陳進財個人含家族持股約一成,換算下來,身價應有百億元以上。

儘管身價不菲,但是,窮過苦過的他依舊不改節儉的習慣。陳進財總是去百元快剪店理髮,他說:「省錢是其次,主要是省時間。」「如果百元快剪理得不滿意,我花五百元再找老師傅稍微修剪一下!」

回首七十三年的人生歲月,父親作保背債、會計師考試落榜、初進南僑坐冷板凳,扭轉水晶肥皂銷售頹勢、與高達百億元財富擦身而過,乃至於在穩懋、廣鎵與宣德三家電子廠最危急時刻,出手救援……,每次遭逢的挑戰,當下彷彿是勝算極低的一場場戰鬥,卻場場出現逆轉勝。這就是陳進財的逆戰人生!

是科技業「好學生」,也是暖心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