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江媒體報導

【聯合新聞網】 李振輝用學霸的優越感「幫聾朋友搭橋」 化影響力於無形

刊登時間 2020/09/08 撰寫 報導來源連結

李振輝,手語界稱他「七眉」(眉毛分叉特徵)。他是政府機關第一位手譯員;當過歷任總統候選人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政見發表會的手譯;進到總統府當已故總統李登輝接見聽障人士的手譯;肺炎疫情期間,他常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幫衛福部長陳時中手譯,BBC記者全英文提問,難不倒他。

疫情記者會後被起底學霸背景,他覺得不舒服:「袂爽!好像認為這份工作不該有台大的人投入,不該有英文很好的人投入。真的不要再用『幫助』兩個字面對聽障朋友,因為施與受是不存在的,在這位置(手語翻譯),就要對自己的專業負責。」

受刑人女兒的謝謝

手語翻譯,一份沒有聲音、沒有財富、沒有鎂光燈的工作,多數人沒興趣,李振輝一做超過三十年。建中、台大法律系畢業,他不當律師或法官、不賺高薪,心甘情願投入不穩定且低薪的手譯!他服務的不是富豪顯貴,而是聽覺或語言障礙者。

「有次到法院幫聽障朋友做手語翻譯,這案子我跟了一年多,清楚他是被冤枉的,還是要保持中立,最後他入獄了,半年後,他女兒想盡辦法打電話到台北市社會局說要找一位手譯的『大叔』,我接過電話,『爸爸說很謝謝你,很誠懇的翻譯,他知道你眼神的關心!』」

其實李振輝不習慣、也不喜歡別人感謝。他把手譯當成一門專業,愈低階、愈刻板,愈需要高學歷的人投入。

同理不同情 他是我兄弟

結緣手譯,從他高二說起。高中同學是手語社長,缺咖,他情義相挺,參加聾人協會活動,「在那當下,反而變成我是聾人,他們不是,因為我無法跟他們溝通!」李振輝不諱言建中學生有學霸的優越感「居然有我不懂的東西!」從那天起,他們開始自學,翻書比劃,和同學都不講話,改用手語,但不通就是不通,最後乾脆繳學費。

別校高中男生看著穿建中制服的李振輝經常比手語,忍不住問他,「同學,你真的聽不到嗎?」李振輝一邊說、一邊比手語:「對啊!我是啟聰學校保送建中的。」

別人不做的 都是機會

李振輝大學就在淡江大學當手語社老師,決定不考律師或法官之後,他攻讀淡江歐洲研究所,碩士論文研究英國福利制度,那時的圖書館還找不到資料,也沒有網路和google,他跑去台北市社會局「習慣自己找答案」,公務員對他印象深刻,因為沒看過研究生來社會局翻資料。

當台北市社會局開出全國第一個手語翻譯員的約聘職缺,他立即投遞履歷。「難得有機會進到公務體系,建置手語翻譯服務系統,當然要試看看。」也因為當研究生時,單槍匹馬到社會局找資料的身影讓社會局面試官印象深刻,他也順利成為全國政府機關第一位手譯員。「別人不做的,都是機會!」。

由於手譯員的職場條件欠佳、案源不穩,多數手譯員很難全職投入,截至2020年6月,全國也只有504人有合格的手譯員證照。李振輝如何和手譯夥伴努力撕掉社會偏見,建置手語翻譯服務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