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江媒體報導

【信傳媒】 【現場直擊》當師生只能在「虛擬教室」上課 疫情挑戰老師的教學極限】

刊登時間 2021/06/01 撰寫 報導來源連結

自全台升級第三級防疫已大約三週過去,不少師生雖已逐漸習慣線上教學,其中教授實務課老師們更是費盡心力,透過螢幕與學童互動,為了讓教育不中斷,遠距教學成為當下不得不的選項。

螢幕阻隔面對面討論,實作課缺少互動性

「攝影課就是一堂實作課,沒有實際的面對面,其實對我造成蠻大的困擾。」

原本在大學內的攝影課規劃一系列的修圖、評圖課程,資深攝影師、淡大大傳系專業攝影課指導老師劉子正則認為,這波疫情對於學生在課堂的品質影響極大。除了無法使用校內的器材位學生做示範,課程教材也很有限,現在僅能透過學生自主整理攝影作品與老師討論,再透過視訊一對一講解問題。

「不過學生在課堂上的表現,睡覺、玩手機那些,其實蠻影響我上課節奏的。」劉子正同時也點出遠距的優點,雖然看不到學生,不過至少不會受到學生不良的行為所干擾,更能專注教學。

遠端教學成為常態,網路、硬體是一大問題

「我倒是覺得,面對面的課堂是增進與學生感情上的交流,視訊上的教授,反而對我來說更能專注學生的進度。」

任教於桃園市八德國中的美術老師李炎鴻,在疫情的期間仍透過螢幕指導學生素描等課程。李炎鴻則表示,實體的課堂是和學生有情感上的交流,視訊教學則是專注在學生個人的學習進度。

不過,李炎鴻也提到視訊教學,所有老師都要走一回「網速」的卡關問題。同一時間學校老師都在使用視訊教學,那麼網路便會大塞車,這也是遠端教學不得不面對的問題,甚至也有老師為了解決網路等設備技術除錯,也耽誤了課堂時間。

居家也要學生動起來,長久遠端不是辦法

於新北市瑞芳高工的體育老師邱得全,在無人的教室裡,獨自一人憑藉著手機、電腦的攝像鏡頭,透過視訊與學生見面。

採訪的當天,邱得全教授學生核心運動,音樂結合上肢與腹部核心綜合訓練課程,在鏡頭前的瑜珈墊上,要求學生動作精準到位,即使無法實際面對面教學,邱得全還是要學生在家動起來。

邱得全表示,現在無法教授球類運動,遠距的課程讓學生觀摩經典球賽的影片,畫面剖析、講解運動賽事的規則。「我覺得這也是補足學生平時戶外課程所缺,必須讓他們理解運動的其他面向,這也是在疫情下的遠距教學能帶給學生的」。

對於政府宣布是否進入第四階段(封城)的疑慮,邱德全則說,老師們也已經習慣,因為現在的狀態就是與封城無益,學生大多在家上課,老師們透過電腦與學生互動,已經成為現在疫情嚴峻下的現象。

邱得全表示,在疫情之下也應該思考遠端教學體育課的轉變與機會,但同時也要對自己的過去有所了解,因此也推薦「台灣草根體育教學工廠」的線上平台,作為範本參考。

「短時間遠距教學沒有問題,但是長期來看對於學習來說,成效的影響是不好的。」邱得全指出,以體育老師的觀點,課程還是要回歸學生透過身體的動能來學習,學生長久待在家也不是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