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江校園焦點

本校60週年校慶活動-與大師有約,邀請「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Edward C. Prescott蒞校演講。

活動時間 2010-09-23) 瀏覽人次 7583

本校60週年校慶活動-與大師有約,邀請「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Edward C. Prescott蒞校演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馮文星 提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普列斯卡教授1940年生於美國紐約州,1967年獲得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Mellon University)經濟學博士學位,現任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經濟系教授、以及聯邦準備銀行明尼亞波利分行資深顧問。普列斯卡教授曾執教於多所美國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 Twin Cities (1980-1998; 1999-2003)、University of Chicago (1998-1999),擔任Economic Dynamics and Control協會主席(1992-1995)、Advancement of Economic Theory協會主席(1992-1994)、Economic Theory、Journal of Economic Theory等期刊編輯、以及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與 Econometric Society 院士。並獲得2002 Erwin Plein Nemmers Prize in Economics榮譽。

普列斯卡教授之研究領域為總體經濟學、一般均衡理論與應用、以及經濟發展。其與Kydland教授為諾貝爾獎所引述的第一個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探討短期與長期政策誘因不一致問題,強調「法則而非權衡」,影響所及使得許多國家開始設立獨立的中央銀行。第二個貢獻: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指出供給面因素是造成景氣循環的主要原因;而且,此貢獻亦對經濟學方法論造成影響,使得許多學者開始應用數量經濟理論分析問題。本校經濟學系艾德榮教授在University of Minnesota博士學位之指導老師即為普列斯卡教授,此次普列斯卡教授專程來台出席由土銀與工商時報共同主辦的「2010國際經濟金融論壇」,本校有幸能邀請其蒞臨本校演講,為本校卓越的學術殿堂增添一頁生動的樂章。

普列斯卡教授於本校演講之主題為Asia Booming, U.S. Depressed, and Europe Stagnating,此為近期內普列斯卡教授的研究探討經濟發展的重要問題之一,本校師生能在演講及茶會中親炙偉大的經濟學者,深切體會到這位樂於教導學生、幽默且專注的學者,也為本校校園挹注了的強心劑。而整個參訪及演講行程也在圓滿之中劃下句點。

本報導連結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馮文星 提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馮文星 提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馮文星 提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馮文星 提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馮文星 提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馮文星 提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馮文星 提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馮文星 提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馮文星 提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馮文星 提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Edward C. Prescott(愛德華•普列斯卡)教授為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Finn E. Kydland共同獲獎),其獲獎之主要理由為其對動態總體經濟學的貢獻:經濟政策的時效不一致性,以及景氣循環背後驅力的探討。普列斯卡教授於9月20日(星期一)下午2時至本校淡水校園覺生國際會議廳演講。
馮文星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