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江媒體報導

【台灣蘋果日報】 【蘋果人物】北賓華麗變身全靠他 在外交部19年成最強總務股長

刊登時間 2021/02/19 撰寫 報導來源連結

座落在凱達格蘭大道上的台北賓館,氣派的巴洛克風格雕飾與優雅的日式庭院,平常作為舉辦國宴、招待外賓、國慶酒會之處,特定假日開放民眾參觀。不過,北賓在2004年以前,內部不僅陳舊破爛,還有嚴重漏水與白蟻侵蝕,某次總統接待重要外賓時,竟發生賓客目睹天花板塌陷窘況,直到有外交部「最強總務股長」稱號的秘書處前處長李芳成,當年奉命接下整修任務,北賓才有今日換然一新的華麗面貌。

常任文官出身的李芳成,家境不好,高中時期體會自身個性不適合從商,當時就立志未來要在政府部門工作。淡江大學公共行政系畢業後,在1981年考取公務人員資格,先是分發到台北市政府,接著進入台北市議會。

環保署1987年成立,李芳成與首任部長簡又新曾在市議會共事過,對方當時希望他可以過去幫忙,李芳成便接下環保署第一任總務科長職位。簡又新1991年調任交通部長,李芳成跟著到交部擔任總務科長。陳水扁政府執政時期,簡又新2002年被任命為外交部長,李芳成也一起到外交部擔任總務司長(現改為秘書處)職務。

年紀輕輕任外交部司長 一做就是19年

「當年我46歲,很年輕就在外交部當上司長,沒想到一做就做19年。」李芳成說,隨著政黨輪替,外交部前後共換了8位部長,他一直在總務這個職位上奉獻打拚,要特別感謝歷任部長對他的充分授權與支持。即便十幾年來工作繁重,壓力很大,「我心情滿愉快」,做出的成果也算是可以給外交部一些交待。

李芳成回憶,台北賓館當時相當破舊,還有漏水與白蟻蛀蝕等諸多問題,政府希望封館整修。由於採購、工程對外交人員來說是非常生疏的領域,簡又新不放心,便交付這項任務給他處理;當時另一項任務是把在敦化南路上原本的菲律賓駐台大使館改建成外交學院。

扁時期接待外賓天花板竟掉落 成翻修台北賓館契機

台北賓館作為國宴與接見外賓的重要場地,因年久失修,內部問題重重。李芳成透露,總統陳水扁任內某次接見總理級外賓,賓客結束要離開前,竟目睹宴客廳天花板掉下來的窘境,這也讓政府決定封館整修,包括第一期主體、前庭院,花了兩億經費,第二期日式庭院、門衛所、馬廄,預算1億5千多萬,前後共四年半時間才修繕完畢。

「修繕古蹟涉及專業,壓力很大,但過程不只有辛苦,還有驕傲的地方。」李芳成說,古蹟整修得依照考古、原始樣貌維修還原,當時在進行主體部分,因北賓屬於巴洛克建築風格,他與建築師商量後,決定內部貼金箔,總共貼了80萬片。

他說,當年金箔2000片是一錢,一錢就是幾百塊台幣,後來發現這個決定是正確。國外類似建築風格如法國羅浮宮、凡爾賽宮等,內部都有使用金箔,現在北賓從正門進入,讓人感覺相當亮麗、很有精神,代表這棟象徵國家門面的建築「很有希望」,如果當時決定沒有貼金箔,現在內部應該是相當沉悶、陰暗。

不僅如此,李芳成說,台北賓館修繕過程中最痛苦的莫過於日式庭院部分,當年雜草叢生,樹木雜亂無章,他為此親自開了好幾次會議,請專家學者直接到現場盤點所有樹木,貼上決定是要移植或留存的紙條,總共貼了快三百張,且每次進到現場再出來,整條腿都被小黑蚊叮得滿腿包。在專家建議下,決定把原生種樹木留下,包括當年日本總督親自移植、種下的紅檜、杉樹、茶樹等具歷史意義的樹種。

除台北賓館,座落在敦化南路的外交及國際事務學院、信義路上的外交及國際事務學院,以及北投懷遠新村改建供駐外人員返台期間居住的職務輪調宿舍,都是李芳成親自參與的案子。

外交部工程講究品質 連2年獲公共工程評比第一名

李芳成說,外交部發包工程,跟交給其他單位負責、外交部出錢,這兩種完全不同。外交部發包才能掌握主導權,有什麼問題可以直接指揮廠商處理。若是透過其他部會發包,碰到問題還得請對方向廠商處理,遇到工程瑕疵或漏水,繁複的行政作業根本緩不濟急。

台北賓館、外交學院從建築師徵選到營建工程發包,都是外交部全權處理,甚至還曾連續兩年獲得行政院公共工程評比第一名殊榮。當李芳成代表外交部去領獎時,許多部會看到一個外交部員工上台時都跌破眼鏡,訝異涉外單位竟然懂工程營造。

外館租金年達10億元 購置館舍是當務之急

他說,當年北投宿舍改建,他一一檢視廠商每一個使用的產品。多數廠商為節省成本,會在同級品中找一個符合規定卻最便宜產品,但他都會要求廠商一定要用同級品中最好品牌,比如原本燈泡要用某廠牌,在他堅持下改成國外品牌,廠商為此還多花了50萬元。

完成台北賓館與外交學院的整建案後,李芳成發現有兩件事情不做不行,第一是購置館舍。他剛進到外交部時,台灣在世界各國的外館自有率非常低,僅十處,每年外館租金花費高達十億。第二件事情就是境外國有財產的整頓、清查與管理。

李芳成任內購置9處外館,包括紐約、WTO、約旦、歐盟、胡志明市、芝加哥、泰國、洛杉磯與布里斯本。早年最成功案例非紐約莫屬。李芳成說,這是時任外長簡又新的想法,報准行政院同意後一次編足14億經費,創中華民國預算記錄。當年在政府支持,以及當時駐紐約處長夏立言親赴立院專報,經過立委同意才買成。

我駐紐約辦事處原先一年租金將近1億,買館舍用意在減少租金支付。他說,外交部會從租金高昂的外館著手評估購買館舍,紐約具有指標性與政治意義,這種案子對國人才能有交代。紐約新外館完成後,從2006年迄今每年省下1億,已經替國庫節省15億。當時紐約外館花費3千萬美金購置,目前增值到5千萬美元,加上前年總統蔡英文過境紐約,在辦事處活動的無形政治效應,當年這筆交易絕對值得。

他提到,只要外館館長願意投入心血,參與外館購置案,一定都可以買到好屋。除夏立言,時任駐歐盟代表董國猷也花費心思在購置外館案上,親自挑了許多標的物。目前我駐歐盟代表處離歐盟國會走路5分鐘,且就在使館區的絕佳位置。

李芳成透露,當初要買WTO外館時,須徵得政院同意才能編概算,之後預算經立院通過後執行,不知為何我方要買館產的風聲洩漏出去,有一家不動產公司先下手為買下標的目,之後向我方獅子大開口喊價兩倍,「當時我堅持寧願執行率被檢討、記過,但絕對不做呆頭鵝,因為這些都是老百姓辛苦的納稅錢。」後來重新找到不錯的館舍,當初這家不動產公司的「賤招」,導致該物件連續5年都賣不出去。

他說,外館購置除國內計畫完整、經費編足,真正執行者是外館館長,他從這十幾年經驗來看,如果館長願意「身先士卒」推動,大多都能成功購屋。但因很多館長不願意碰這塊,擔心買貴會被檢討,加上買完後的裝修更是一大學問,多數外交人員不懂國內與駐在國的採購法與工程,能避就避,才會讓購置外館計畫推動速度緩慢。

他指出,在國外買館舍要整建,涉及當地建築法規,以美國為例,買的館舍可能都是百年歷史的古老建築,當年買紐約館舍後,內部都是不合規定、對人體有害的裝潢,都全部重新整修,因須依照當地法令施工,讓整個過程困難重重。

他說,政府財政困難也是主因。行政院不會因為外交部想買館舍,就另外給錢,而是要求外交部得在原本外交預算中自行挪用經費。如果一次購置太多館舍,恐影響到其他業務推動經費。

洛杉磯外館與美仲介數度談判降價成交 是近年成功案例

洛杉磯購置館舍則是近年成功案例。李芳成說,當年從20幾個標的物中,挑到只剩兩處,原先一處幾乎要談成,但因內部有長期租客不願搬遷,基於使館安全考量只得放棄,剩下一處屋主開價2700萬美元,超過預算。原本外館與國內都打算放棄時,外交部秘書處一名人員不眠不休與美方仲介談判,最後說服屋主降價到2400萬美元,把這件購置案救回來,這也是之前看過所有物件中最好的一件。

李芳成感嘆,他待過這麼多公家機關與部會,外交部總務工作是各部會中相當艱困的單位,除要負責100多個外館的採購、修繕、宿舍租金、公務車等雜物,還有外交人員薪資、使館特區、台北賓館、宿舍等各項目,這些預算全都編列在秘書處之下,加上近幾年的公共工程案件,導致每次在立院審查預算時,都成為立委關切焦點。

每回面對立委的質疑,李芳成說,他都是親自回應;審預算前一日,所有立委可能問的問題,都是他想好答案寫下來。

「我曾在環保署、交通部服務,都當選過模範公務人員,當時到外交部也希望能獲獎,遺憾沒有。」即將在明年1月推退休的李芳成說,外交部有不成文規定,主管不能記功、嘉獎,他當然得尊重這項規定,但對他來說是有點遺憾。

總務就是服務 支援第一線外交人員

在外交部一待就是19個年頭,李芳成說,「總務工作就是做好部次長幕僚工作!」外交部推動政務優先,總務就是後勤支援,尤其台灣國情特殊、外交艱困,第一線外交人員壓力很大,總務一定要做好支援。「總務就是服務」,他一直灌輸這個觀念給秘書處所有人員,來到這邊就是要服務,幫外交人員解決問題、縮短行政程序,同時得站在民眾立場處理事情。

他說,部次長為了政務已經夠煩惱,秘書處存在的目的就是讓他們不用擔心總務這塊,這才是最好的幕僚,「找你來做不是增加麻煩,而是解決問題。」他笑說,自己膽子其實很大,十幾年來碰到問題,「我能解決的我就自己處理,很少往上報。」他也向下屬強調,只要跟他報告後徵得同意,未來出問題就由他負責。

30幾年的總務經驗讓李芳成相當自豪,也是時候該放手讓其他秘書處人員處理,今年一月已退休。他說,總務這種工作無法教導,必須透過實務累積經驗,沒有碰問題還真的無法告訴部屬怎麼做,只要碰到事情就得當機立斷處理,這需要靠多年工作經驗累積,才能有正確判斷與決定。

李芳成經常鼓勵部屬不要做日常工作,要做有挑戰的事情,即便可能會很辛苦,但這些都是經驗累積,一段時間後就會擁有別人不會做的經驗,就會比別人優秀,將來也會有更多升遷機會。

採訪當日,記者觀察到李芳成的辦公室擺設許多字畫藝術品,他說,國中開始畫畫,無師自通。父親當年希望他大學畢業後,能找工作幫助家裡支出,賺錢溫飽後再畫畫。李芳成因為工作因素在35歲那年停筆,迄今都未重拾畫筆,他希望未來退休後,能把畫畫興趣找回來。

「如果退休後,我不會寂寞,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李芳成還考慮再去唸博士學位。雖然身在外交部卻從事總務工作,他強調,外交工作是全民工作,牽涉國家主權利益,應該是不分黨派,希望民眾多多支持外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