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江校園焦點

建築系師生在「URS127公店」以古物創作「視牆」,留下迪化街的歷史印記。

活動時間 2011-01-03) 瀏覽人次 8325

建築系師生在「URS127公店」以古物創作「視牆」,留下迪化街的歷史印記。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李京翰 提供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URS127公店」為台北市政府都市更新處與本校建築系合作經營的公共場所,於去年5月開幕之後,正式啟動一個新型態的空間試驗,在這一棟傳統的迪化街長條街屋中,置入了建築人才育成中心、會議及展示空間。

此次建築系「關於牆的情感」-材料、組構與空間裝置計畫,由8位老師及2位研究生,帶領80位同學一起解讀URS127的空間與牆面,並結合音牆的創作與展示過程的經驗,花了1個月的時間在URS127的後院,共同創造一個牆的空間。學生首先踏查、採訪並募集了迪化街商家的燈籠、斷柄的蒜頭鐵杓、人蔘藥盒、瓷碗、盛裝南北雜貨的籐編籃子、油紙傘、衡、窗框…等30餘件古物之後,利用兩個星期的現地裝置製作,透過木工框架組與現場環境接合,個人創作與木框架裝置結合,經創作團隊在現場舉行評圖,將作品與環境共同結合後一起激盪新的創作行為,完成後並已於現場展出。

參與計畫的建築系一年級陳思涵同學表示:這一整面牆上放滿了我們的作品,很感動。很多人應該都跟我一樣是第一次參加這麼大型的室外展覽,而且是長時期的展出。從一開始來迪化街蒐集記憶,過程中非常辛苦,因為我們白天要上課,來迪化街訪查幾乎都是晚上,店家也關了許多,而假日的店家又要忙著做生意;找到店家進去訪問還算順利,但是當我們開口募集古物的時候,店家不是為難的無法給予我們那對他們來說非常珍貴的物品、便是無奈的笑著說物品已經不存在或者毀壞丟棄了。說服後好不容易蒐集到了一樣物品及相關故事,開始煩惱作品如何結合所有的元素、轉化元素在作品中的角色,製作上還選定材料做加工,此次創作主題目是之前沒有深入了解過甚至是沒有使用過的材料,因此我們並不只是單純製作一個作品,而是要再去了解某些材料特性、加工方式等等,才能將作品完整的呈現出來。經過許多的瓶頸,大家努力的做出很棒的作品,放進框框裡,把迪化街的某些記憶封存起來,也添加上了自己在製作作品的記憶,這是我們與迪化街的共同回憶。感謝所有迪化街的店家居民,提供物品及故事讓我們完成這次展覽。

本報導連結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李京翰 提供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李京翰 提供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李京翰 提供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李京翰 提供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李京翰 提供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李京翰 提供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李京翰 提供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李京翰 提供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李京翰 提供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走進以辦年貨聞名全省的迪化街彷彿走進歷史的長廊,雖然商家的樣貌保有「大正時期」巴洛克式裝飾建築,但如何把當地居民或遊客的記憶重新集結,將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以及創作者之設計概念結合而產生新記憶,在這個注重傳統與現代的時代就越顯得重要。
李京翰 提供